发布ktv招聘、夜总会招聘、夜店招聘信息请联系QQ:51112717
当前位置:夜场招聘网 > 行业资讯 > 正文

我在夜场工作七年,一条瞬间繁华的不归路

04-18 行业资讯

“小宝贝,你的表现太让我满意了。明晚我还过来,等着我。”这个脸上长着麻子的男人,在我的右侧脸颊留下深情一吻。

 

高脚酒杯下,摆放着一叠厚厚的百元大钞,这是我辛苦几个小时的酬劳。

 

送走客人,我点着这沓钞票,陷入激情后的迷茫中。

 

就在我发愣时,手机响了一下。

 

点击屏幕,一条血淋林的信息出现在眼前:“你这个狐狸精,离我的男人远点,不然……”信息后面,是一把滴着血的刀。

 

我的心,忍不住抽搐一下。

 

这绝不是一条垃圾信息,也不是朋友和我开的玩笑。真正切切的威胁,就在不远处窥探我。

 

几天前,我收到一封快递,快递里只有一张纸条,纸条上用红色液体写着一个字“死”。

 

我闻到一股淡淡的腥味,那是人体血液的味道。

 

我不想受到伤害。我才28,还没有享受够人世界的喧闹。

 

一切都是咎由自取,如果不是我蛊惑那个男人,这个女人也不会用这么狠厉的方式威胁我。

 

都是我的错吗?你以为我愿意变成现在这副模样?你以为我很喜欢眼下的状态?你错了,假如给我重新来过一次,一定不是这个结果。

 

天底下最缺乏的就是后悔药,我只能在这个热闹喧嚣、同时又寂寞孤寂的场合,消耗我的生命和青春。

 

高中时我的成绩还算凑合,高考时发挥失常,落到这所鸟不拉屎的高职院校。

 

这个学校的名字,说三遍别人可能也记不住。我从不以这所学校为荣,当然这所学校也不可能以我为荣。

 

从那时起,我就被贴上失败者的标签。

 

我干脆断了和同学的联系,只想着尽快毕业,尽早出来工作,能靠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。三年时间,我就在浑浑噩噩中度过。

 

我带着希望,拿着简历穿梭于各大招聘会现场。

 

别说我这种职业院校的毕业生,就是那些重点高校的本科生、研究生,找到一份工作也不太容易。招聘人员的态度依旧是那么和蔼,谁知道他们在求职者走后,会不会立刻把简历扔进垃圾箱?

 

我怅然地徘徊在街道上,拐进了一家酒吧。

 

要了一杯鸡尾酒,浓烈的酒精顺着喉咙管滑入体内,滚烫炽热,烈火在整条消化道燃烧。

 

就在意识游走在清醒与模糊之际,一股香水味飘进我的鼻孔。

 

这个打扮艳俗的女人,脸上被化妆品涂抹成不自然的白色。她和我聊起来,得知我为工作苦闷不已,她说可以带我去一个赚钱容易的地方。

 

听到能赚钱,我像即将死去的病人挨了一记强心针。我需要钱,我要跟她走。

 

这个叫陈姐的人,比我大五岁,把我领进了这个外人所不齿的行当。

 

如同一只胆小乖巧的小猫,我跟着她进入这家处在城乡结合部的夜总会。夜总会门口闪烁的霓虹灯,晃得我有些头晕。

 

我穿着一双平底帆布鞋,身上的衣服也是学生时代的。

 

陈姐从头到脚打量我,不断摇头,说:“你这身行头马上要换,不然没有男人会对你感兴趣。”

 

“为什么要男人对我感兴趣?我的工作和男人有关?”我像个懵懂的小女孩,天真地抛出两个问题。

 

陈姐尴尬地笑了笑,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,把我领到人流密集的地方。

 

就在那个地方,我看到了一对对男女坐在一起。耳边,不时传来暧昧的、肉麻的词汇。

 

天啊!难道这就是陈姐口中能轻松赚钱的工作?我当即想拔腿离开,两条腿却不听大脑的使唤。

 

一个声音在心中响起:你可想好了,离开这个地方,你还能干什么?没工作,你就不能在这个社会立足。

 

我想起不断咳嗽的父亲,想起身体佝偻、患有多种慢性病的母亲,想起还在读高中的弟弟……

 

我咬咬牙,对着陈姐点点头。

 

2

 

我把帆布鞋、学生装换成了高跟鞋和充满诱惑的上衣。第一次这么打扮,我有点认不出镜子中的自己。

 

相比那些沟通技巧娴熟的女孩子,我就像一张白纸,不懂得主动去吸引男人。几天下来,我没有接到一单。

 

作为同行,本来我和陈姐存在竞争关系。她不顾“同行是冤家”的惯例,向我传授做这一行的技巧。

 

她说既然我们是做人的工作,那就要了解客人来这里的心理。

 

他们在外面的世界得不到慰藉,在工作场所和婚姻家庭中焦头烂额、非常苦闷,渴望在这里感受到爱和关心,尽管这种关心只是虚幻的。

 

由于常年被压抑,这些客人或多或少都有心理缺陷。她接触过一个客人,晚上不敢关灯睡觉,不敢呆在密闭的空间中。

 

这种症状,是密闭恐惧症以及被害妄想症的表现。

 

他经常把自己灌得烂醉如泥,醒后又十分伤心,不敢面对伤痛。这个客人属于比较极端的情况,还有其他程度较轻的心理问题。

 

作为夜场工作者,就要通过聊天、仔细观察,掌握客人的心理和内心伤痛。

 

能抓住他们的痛点是一项基本功,进而带给客人女朋友般的感觉。

 

能让他们产生这种感觉,他们才会用更多的钱来维持关系。

 

陈姐最后总结道:懂得察言观色,会装会演,能屈能伸,这样的女孩对男人有着致命的诱惑力。

 

在我看来,这份工作不仅仅在出卖容貌,每个人都有着特工般的敏锐观察力,甚至还要懂点心理学知识。

 

玩笑开远了,我只想早点挣到钱,因为我太需要钱了。

 

终于,我遇到了这个比我大十岁的男人。

 

这个男人平时很少挑逗女孩子,也很少说话,沉默寡言。这个男人行事沉稳得体,经常坐在夜总会的某个角落,独自喝着闷酒。

 

既然来了这种场合,为什么表现得如此克制?他一定藏着什么秘密,我观察他很久时间,决定对这个被其他姐妹忽视的人下手。

 

我端着一个酒杯,坐在他的对面。没有急着马上开口,因为对这种闷葫芦男人,过于主动热情只会把他吓走。

 

我就这样坐着,用热辣的眼睛看着他。他被我看得非常不自在,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后缩。

 

“你是不是觉得很孤独、很累?”我轻柔地问他。

 

他点点头,不说话。

 

“说出来吧,悲伤的事情与别人分担,痛苦就能减轻一大半。”

 

他端起酒杯,喝了一大口,没有言语。

 

“我愿意当你的倾听者,如果觉得这里声音太吵,我们可以去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。我有的是时间,愿意和你分担痛苦。”

 

我把手伸过去,握住男人的手。一股电流,一瞬间在全身流过。

 

我们去了一个包间。我给他倒了一杯白开水,看着他慢慢喝下去。

 

他终于肯对我吐露自己的遭遇,一段苦恋十年却得不到心爱女人的故事。

 

不仅如此,夺走爱人的还是他最要好的兄弟。失恋、背叛,双重打击几乎让这个男人崩溃。

 

他说了两个小时,我中间没有插上一句话。等到他讲完,我抱住这个哭成一团的男人。

 

我能感受到这个男人的身体在颤抖,我清楚自己走进了他的世界,他再也跑不了了。

 

我们是半个老乡,彼此互生好感。从这天开始,他非常照顾我,为我买礼物,约我吃饭、谈心、看点影,帮我规划未来。

 

他温情脉脉的模样,让我恍然找回少女的悸动。

 

陈姐提醒我:你真是喜欢他这个人?假如他给不到你这么多钱,你还会喜欢他吗?我被这一问清醒过来,我只是想从他身上榨取我需要的钱,我和他之间不可能有爱情。

 

没有钱谈恋爱的日子,我不能忍受。长痛不如短痛,既然如此,就不要继续伤害这个男人。

 

我决定和他摊牌,把自己说得非常不堪,惟利是图,是一个不要脸的女人。做了这行,尊严、人格就不在人生字典中。

 

我会和很多男人有来往,和我在一起,他只会不断被戴绿帽子。

 

说这些话时,我感觉到一阵巨大的苦涩。我明明不是这种人,却要用这种绝情的方式回绝他。

 

他抱住我,不让我说下去。这个动作,很鲜明地告诉我:他不愿放手。至于过去,他不会追求,他在乎的是未来,而未来,可以由我们一起来创造。

 

我和他不是赤裸裸的金钱关系,而是真爱连接的一对情侣。得到这个答案,我在他的怀里哭了。

 

一觉醒来,我又回到那个冷漠的状态中。身处这种环境,我不可能“出淤泥而不染”。

 

既然他不肯放手,我就能从他身上获得更多。

 

陈姐继续为我支招:看男人喜不喜欢自己,就看他愿不愿意为自己花钱。我提出家里急用钱,让他转3万块钱给我。

 

他几乎没有犹豫,直接往我提供的账户打了这笔钱。

 

“我想和你结婚。”听到这句话,我差点把手机摔倒地上。和他谈恋爱,是我能接受的底线。

 

至于结婚,我根本没有将其列入议事日程。那时我才21岁,不想这么早就定下终身大事。

 

我开始敷衍他,他发的信息不回,随后躲着不见他。见我的态度急转直下,他非常心疼,觉得自己被玩弄了。

 

他要我给出解释,语气措辞越来越强硬。他不断发信息威胁、咒骂我,甚至要人肉搜索我的信息。他说要把我的所作所为告诉父母。

 

我害怕极了,被人骂不算什么,但是父母知道我从事这个行当,还不得气得半死。

 

姐妹们告诉她不必理睬,让他咒骂。

 

后来这个男人通过别人,告诉我他很受伤。他为自己的咒骂道歉,想和我再处一段时间。

 

我拒绝他的请求,更换了微信,没想到他还是加了我的微信,开始新一轮的咒骂。他纠缠了我整整三个月,最终从我的世界消失。

 

从这件事上,我明白做这一行不能轻易对客户动真情,更不能随意践踏别人的感情。

 

好几年过去了,他可能结婚生子了。

 

我伤害过他,内心存有愧疚,不能当面道歉,只能在夜深人静想起他的时候,默默地说一声“对不起”。

 

3

 

陈姐想去国外整容,同时唆使我和她一起去。她的外表,在玻尿酸以及皮肤项目的作用下变得非常完美。

 

但是,她依旧觉得有改进余地。我禁不住她的挑唆,也跟着开启这趟国外之旅。

 

完成了整容手术,一个有些陌生的我出现在镜子前。

 

“好不容易出来一次,想不想在国外的夜场挣钱?”陈姐一脸坏笑地对我说。

 

外国?我能过关吗?攥着手中这张旅行签证,我有点惴惴不安。

 

跟在陈姐屁股后面,我稀里糊涂地进入当地一家夜总会。这个满脸凶相的男人,递过来一张用中文写成的合同。

 

合同上规定签约者必须要遵从的义务,至于权利,合同上很少提及。为了起到约束作用,护照和签证要上交给老板。

 

第一个月没有收入,随后根据客人的消费情况进行提成。当然最大一块收入,还是客人给的小费。

 

我的第一反应,这就是一份霸王条款。想到能挣到可能比国内更多的钱,我在这份协议的乙方签字。

 

我成为一名夜总会歌手。说是歌手,不单要唱歌,还要在夜总会的中央舞台上又唱又跳。

 

唱的好不好没关系,来这里的客人又不是专业歌唱评委,只要声音凑合就成。

 

他们更在意你做的动作,动作越有诱惑性,越会发出不怀好意的怪叫。

 

第一天便出现意想不到的状况,大批警察闯入这个夜总会,让所有客人和工作人员呆在原地不动,逐一进行盘查。

 

好在陈姐提前告诉我这种情况,我拉了一位客人,谎称和他到当地度假。那个客人非常配合我,警察盘问后没有发现异常。

 

最终,有三个女人和三个男人被带走。假如他们不是本国人,将面临遣返回国的境遇。

 

对于我们来说,遣返会在记录上留下污点,今后在这个圈子里会比较难混。

 

熬过这个惊魂时刻,夜总会的客流量大幅度下降。两个月过去,我和陈姐几乎没有挣到什么钱。

 

没钱还留在这里做什么?我们想离开这个地方,夜总会的负责人一脸凶相地表示,想走?没这么容易。

 

你们没有为夜总会创造一分钱收益,必须赔偿相当于3万人民币的损失,方可离开。

 

我有些退缩了,陈姐丝毫没有恐惧的表现,瞪圆了眼睛说:“让我们交钱?门都没有,把我们惹急了,也没有你们好果子吃。”

 

“在我的地盘上,你敢跟我横?”

 

“陈姐,我们就掏钱买平安,权当是破财消灾。”我拽了拽陈姐的衣角。

 

“不行!今天不能给他们一分钱。”

 

“那你们就别想走。”

 

“好啊!看看警察答不答应?”

 

“别!有话好商量。”听到警察两个字,这个老板顿时焉了。

 

护照还到手中,我们终于得以返回国内。

 

飞机上,陈姐告诉我,这些老板就是欺软怕硬,胆子小的被他们欺负,其实他们不能怎么样。

 

最近一段时间那里管得很严,他们就怕招来警察。回到老地方,我们对国外这段经历只字不提,仿佛它从来没发生过。

 

熟悉的灯红酒绿、你情我爱,我的心却一点点被掏空。我不再是过去的那个单纯的我,学会了撒谎、伪装,谎话张口就来,面不改色心不跳。

 

在这样的环境中,谎言是自我保护的工具。反正这些客人来这里也不是怀着善意,我付出服务,他们付出金钱,彼此各取所需。

 

没想到提醒我不要对男人动心的陈姐,自己却在那个男人表白下“缴械投降”。

 

那个男人是个混血儿,鼻梁高挺,眼睛深陷,确实很容易让女人中招。

 

他不知用了什么迷魂药,让久经战阵的陈姐难以自拔。三个月的时间,陈姐不再接待其他男人。

 

等到营业时间结束,她会拉着我将他们之间的故事,不管我打着哈欠、一脸疲惫的模样。

 

最后,她终于鼓起勇气对我说:“我爱上他了。”

 

“怎么可能?”我差点把杯子里的水全部喷出来。

 

“是的,是他驱散寒冬,爱的种子在心中发芽。这种感觉,我很长时间没有体会到了。”

 

我用她以前提醒我的方式,同时举了我和那个爱我的男人的事例,告诫她不要陷入情网。

 

“他实在让我难以拒绝。”陈姐根本不听我的规劝。

 

陈姐离开的那天,我把自己灌得酩酊大醉。这段时间来,她对我非常照顾,不时传授经验,没有她,我根本不可能坚持到现在。

 

她走了,我感觉脊背后唯一可以依靠的柱子,被人抽走了。

 

我参加了陈姐的婚礼,那天的场景就像一张没有对好焦的照片,模糊不清。

 

婚后,陈姐成功“洗白”当了一名线上主播。

 

她的丈夫非常有实力,为她的自媒体平台砸了不少钱做宣传,让她短时间内成为拥有数十万粉丝的“网红”。

 

她住进豪宅、用上了最好的器物,不时在朋友圈晒出她新买的限量版化妆品、服饰、皮包以及定制首饰。她,过上比在夜场工作时更奢靡的生活。

 

不过正应了那句话:“婚姻是一座围城,里面的人想出来,外面的人想进去。”

 

陈姐的丈夫不会因为结婚改变他的本性,他依旧在外面沾花惹草,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。陈姐不会把这些隐秘告诉别人,只能在深夜里对我倾诉。

 

“我太傻了,怎么可以相信男人的鬼话?”每次结束通话前,她都会发出这样的悔恨。

 

任何女人都忍受不了这样的生活,一纸离婚协议,陈姐回归单身状态。

 

她不可能再来以前的地方上班,害怕被曾经的同行笑话。人言可畏,夜场里的女人,内心都对同行存有嫉妒。

 

“你不是找了老公吗?你以为得到了幸福?想得倒美!这下子被男人甩了吧。”

 

其他人一定会看陈姐的笑话。坐吃山空也不行,陈姐离开了这座城市去谋生。

 

4

 

时间一天天过去,转眼我在这一行干了快七年了。

 

这几年赚到的钱,除去基本的吃用开销,几乎都寄回家里。每次和家里通话,父母都叮嘱我在外面不要太拼命、注意身体。

 

他们会问我具体从事什么职业,我谎称自己从事公关营销工作。他们的文化水平不高,不清楚什么是公关营销,又叮咛我不要在外面学坏。

 

这年头坏人太多了,一个女孩子家,一定要保护好自己。天底下只有父母最牵挂子女的安危,不论到什么岁数,我在他们眼中永远是孩子。想到这里,泪水打湿了衣襟。

 

话筒递到弟弟手中,这个大二的男生,第一年高考发挥不正常,连本科线都没上。复读一年,总算考上了一所一本院校的生物工程专业。

 

在他面前,我可以摆出长辈的模样,训导他把全部精力都花在学习上,不要为了其他事情分心。

 

这个家伙,不断对我吐槽学业压力大,课程枯燥。他说得不错,这个专业的课程量很多,很多时候需要在实验室内度过。

 

他哪里知道:读书阶段是人一生中最黄金的时间。等到他工作了,要靠自己谋生,就会明白这一点。

 

和亲人们通完话,我似乎找到一点人生的价值。

 

但是这点价值存在的时间很短,因为在绝大多数时间内,我面对的是陌生人,一群对我毫无感情、只对我的身体感兴趣的陌生人。

 

从他们那里,我体会不到任何一点温情,只有欺骗和利用。

 

不过,我依然要从惨淡的状态中找寻意义。我很喜欢男人从一排排女生中挑出自己的感觉,那是我与众不同的魅力所在。

 

平时我不愿意与任何人接触,无聊地刷手机上的视频、用小游戏消磨时间。

 

就是有快递来了,也不愿意去收。但是在陪客人时,我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,撒娇调情张口就来,话匣子一打开就收不住。

 

我感觉自己出现了人格分裂的状态,有两个我同时占据这个身体。不,是一个程序设定好的两种模式。

 

我担心这个程序发生混乱,假如两种状态发生措置,那将是灾难性的。不过在意识的控制下,这道程序从未出错。

 

我越来越老练,收入更是水涨船高。每天不收入一万,我感觉是在浪费时间;身体放着一天,我就觉得可惜了。

 

客人钱给少了,我会骂他们抠门。我能日进斗金,但是快乐的日子越来越少。

 

有些同行的岁数快四十岁了,孩子都要上中学了。黑眼圈、皮肤变得粗糙,只能靠化妆品维持,卸妆后更是丑态毕露……

 

我很害怕自己今后也变成这副模样,但是这种恐惧感,被大把金钱暂时稀释。

 

接触到这个土豪老头,让我第一次感觉死亡伤害如此之近。

 

她一次性拿来几十万的现金,让我不要再接触其他男人,专心伺候他。把他伺候高兴了,后面的酬劳会更加丰厚。

 

这是我接的最丰厚的一单,当然要遵从他的意愿。

 

我小心翼翼地陪老头打球、游泳,出入各种高档的会所和高尔夫球场。哪怕他长相奇丑,脾气古怪,我也只能忍着。

 

不过,他的妻子知道了丈夫的行为后,做出的反应超出我的意料。

 

我先是收到一封恐吓快递,随后是接二连三的恐吓信息。她一再警告我离开她的老公,不然后果非常严重。

 

我能感受到有人在后面跟踪,只是看不清那个人的模样。我清楚这个女人会说到做到,我可不想为了钱把自己的命搭上去。

 

我对老头透露了这个消息,他满不在乎地说这件事交给他处理。

 

后来他又来过两次,我问他处理得怎么样,他含糊其辞,说不清所以然。再后来,他从这里消失了。

 

到底是他修理了妻子,还是妻子修理了他,我不得而知。

夜场招聘网

这件事后,我很想结束这种状态。但是上了这条贼船,想下船就难了。我的内心对于物质、金钱的欲望,这种欲望会吞噬决然离开的理性。

 

我一边厌恶这一行,因为做这行的人又懒又馋、非常贪婪。我们的心态早已扭曲,不会再有真实感情。

 

男人对我们倾诉工作、家庭的痛苦,我们会当笑话听,背地里骂男人是傻子,甚至背地里会顺藤摸瓜,然后破坏客户的家庭。

 

另一边,我又享受这种状态。我就像吸食毒品上瘾的瘾君子,在这条不归路上越走越远。

 

再过几年,夜场的生存条件会越来越差,甚至关门大吉。

 

我非常憧憬这一天的到来,又害怕这一天的到来.....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夜场招聘网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1nr.net/news/64.html

夜场招聘网 ktv招聘夜场招聘网
夜场招聘网是一家专业的夜场招聘信息发布平台,本站可免费发布查找KTV招聘信息、夜总会招聘信息、夜店招聘信息,欢迎各夜店的领队来发布信息。
ktv招聘
夜总会招聘
夜店招聘

夜店招聘